岭南“灰塑世家”的三代艺缘

岭南“灰塑世家”的三代艺缘
本期导读  每逢步入古色古香的陈家祠,游人都会被修建上那些绘声绘色、神态各异的灰塑人物所招引。上百年来,它们叙述着引人入胜的岭南故事,令人恋恋不舍。在这些美轮美奂的灰塑背面,一向隐藏着一位默默无闻的修正功臣——灰塑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邵成村。  灰塑,民间又称为“灰批”,是岭南区域共同的传统修建装修工艺。邵成村自15岁起随从父亲邵耀波学艺,至今已走过30多个春秋,他又把手工传给了儿子邵煜山。多年来,邵家父子的灰塑修正队络绎于岭南奇迹之间,完结了广州六榕寺、镇海楼、南海神庙、佛山祖庙等多处名胜的修正,单单陈家祠一地,参加的大修就不下7次。  在邵成村看来,灰塑是岭南最安稳的修建物料,通过上百年的风霜洗礼,仍然历久常新。但是,跟着社会的开展,在现代修建技能冲击下,灰塑逐渐退出商场。“灰塑世家”却初心不改,守业传灯。支撑他们信仰的,除了对手工的酷爱,更包含着一份执着的许诺。面临年代变迁,邵成村向南方日报记者叙述了自己的心底话。  1.结缘 为了一门手工,两代人等了30年  肤色乌黑、身段健壮的邵成村长着两道粗粗的浓眉,显得憨态可掬,看起来就像一位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老农人。但是,他的“一亩三分地”并不在田间,却开在了屋脊山墙上。尽管年过半百,说起灰塑的一事一物,他总是侃侃而谈,如数家珍。  邵成村的作业室坐落他的故土广州花都。作业室内摆设简略,墙头地上点缀着各色“珍禽异兽”的灰塑半成品。大师乃至把一面“房顶”搬进了室内,以仿照灰塑的作业现场。假如没有特别的工程使命,邵成村每天都会来到这儿,与儿子和学徒们商讨手工。不过他说,灰塑要紧的仍是实战,作业室仅仅用来“满意人们对灰塑的猎奇心”。  “常言道:男人最怕入错行。已然进了这一行,我就只好静心干下去了。”邵成村笑着对记者说,颇有些自我调侃的滋味。刚刚随从父亲邵耀波学艺时,他还仅仅个涉世未深的少年;而邵耀波随从他的舅舅学做灰塑的时分,也不过才只要16岁。  尽管不曾在父亲学艺的年代日子,邵成村却感受到,那是灰塑技艺真实的“黄金年代”。“其时,在花山镇一地,就有三个从事灰塑的施工队。一个小镇的工程量,就足以养活数十名师傅了。”邵成村告知记者,当年灰塑工匠每天工钱就有12斤谷,而一般泥水工人的日薪才只要7斤。  传统岭南修建离不开灰塑,单单灰塑的工程量,就可以占到修建全体的5%。“岭南传统修建颜色比较单调,假如没有颜色亮丽的灰塑,看上去就会成了黑漆漆的一片。”邵成村说。因而,村里的殷实人家都会以灰塑作为装修。不少商铺顶上也会用灰塑做一面牌楼,“这就相当于今日的广告牌”。  解放后,因为社会形态的改动,传统的灰塑技艺一夜之间失掉用武之地,邵耀波只好返家务农。“尽管如此,父亲仍是不甘心抛弃他的心头好。”农闲时,邵耀波会以手工聊以自娱,有时为人民公社或展览馆塑几幅宣扬标语或做几个红五星。邵耀波还在公社饭堂的墙壁上,规划了一排农产品的组图。看到这些生动的形象,公社社员无不食欲大开。  为了灰塑的传承,邵耀波一等便是30年。1979年,广州六榕寺大修,他总算迎来了重操旧业的时机。正在读初中的邵成村当上了父亲的帮工。看着普一般通的钢丝、铁钉、石灰,在父亲的手里变成活灵活现的花草人物,他心里不由啧啧称奇:“父亲说,干这一行尽管发不了财,但总算有一技旁身,走到哪里都可以糊口饭吃,所以我也跟着入了行。”  改革开放初期,社会百废待兴,大批原先疏于保护的文物单位亟待重修。接二连三的修正使命,如雪花般向邵家父子飞来。到了陈家祠,如此体量巨大的岭南灰塑展示眼前,邵成村深感震动。“其时共有广州、佛山、肇庆、潮州4批工匠提出申请,通过层层选择,终究才将咱们团队留了下来。”谈起往事,邵成村仍是一脸骄傲。  从此,邵家三代与陈家祠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去年底,陈家祠再度发动灰塑大修,邵成村也第7次登上了陈氏书院的墙头。现在,他的儿子邵煜山早已是娴熟的灰塑内行。镇海楼、光孝寺、佛山祖庙、南海神庙……邵成村灰塑修正团队的脚印,也简直走遍了珠三角的名胜奇迹。  “尽管做过许多项目,我最思念的仍是与父亲一同走过的十多年,它深刻地改动了我的人生。”邵成村说。  2.学艺 有头有尾,方能成果艺术  每一门传统行当都撒播着不少古怪的规例。“早上9点之前不能歌唱或听歌”或许是灰塑行规中最独特的一条。邵成村说,这是父亲撒播给他的祖训,如有违背结果还挺严峻,会“乐极生悲”。  不过,多年今后,邵成村回想起来,父亲很或许仅仅在“吓唬”他们:那时的年轻人都爱唱流行歌,但在邵耀波看来,灰塑并不仅仅单纯的手工,更讲究思想的细致。正所谓“一日之计在于晨”,只要先将自己的思绪理清,才能以尊敬之心修正这些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。  每天下班前,邵耀波都会来到儿子作业的当地,对著作加以细心点评,启示儿子考虑自己还有哪些改善空间。“年轻人干事不免顾此失彼,但父亲提示咱们要学会‘执手尾’。只要有头有尾,才能将艺术品的真实价值完好地表现出来。”邵成村说。  上世纪80年代末,年事渐高的邵耀波逐渐甩手,让儿子“挑大梁”。“一开端,父亲完结一半的作业就成心‘偷闲’,剩余的交给我做;后来爽性变成他来接单,整个工程让我全盘打理。”但是,邵成村的班师之路并不平整:村里一些老人家,看见祠堂居然交给几个年幼无知的小子做修理,气不打一处来。有一次,邵成村和火伴们在屋脊上干活,乃至还挨了一通骂。  为了压服乡民并证明自己的实力,邵成村每天起早贪黑,趁着乡民还没起床就来赶工。他成心将祠堂最杰出的部分围蔽起来,精工细作,好留给乡民一个惊喜。当美轮美奂的灰塑重现于世人眼前时,邵成村再也没有从大众口中听到半个“不”字。最让他深感幸亏的是,父亲并没有替他出头挡驾。“这让我学会怎么获得别人的信赖,培育自己的决心。”  父亲并不是邵成村仅有的教师。作为岭南修建的集大成者,陈家祠每一件灰塑都是他的教师,渗透着不同工匠的审美精力。“瓦檐狮子有动有静,有的和蔼闲适,有的瞋目圆瞪,改变无常。”现在,他现已摸透了瓦脊上每种鸟兽的脾性。没有拜师典礼,著作也不会说话,邵成村却从灰塑的肌理与质感中,触摸到前人的匠心,并将其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  邵成村碰到的著作往往残缺不全。灰塑师傅发明时还需求幻想与仿照,尽量与古人的原作气味照应。“灰塑是‘间隔发生美’的艺术。灰塑不能移位,观众却在不断移动。咱们站在瓦脊上作业,却要以观众的视角来看待这件著作,掌握全体的谋篇布局。”他说。  灰塑的建材并不杂乱,一笔一划的背面却大有来头。邵成村介绍:祠堂喜爱用狮子,因为狮子是中华民族最显贵的动物,包含着对子孙的期许;古刹则多用蝙蝠,因为蝙蝠是“福分”的代名词……对他来说,民间工艺是一本读不完的大书。读懂了灰塑,不光读懂了中国艺术,也读懂了中国人。  在间隔地上10多米的高度作业,旧时已算是“高空作业”。和手中每一件著作类似,风吹日晒总是灰塑师傅的粗茶淡饭,不管太阳有多大,在房顶一待就要三四个小时。邵成村说,灰塑的技巧不外乎“工多艺熟”,“不能喫苦就没有收成”。  3.传艺 “成了传人,非遗就不能断在我的手里”  在邵耀波当年接收的学徒里,除了邵成村两兄弟,还有他们同村的几个同龄人。当今真实还在从事灰塑作业的就只剩两个人,其他或退休、或转行,各散东西。  年代在前进,传统修建技艺却深受现代建材冲击。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里,施工周期长、需求定时立异保护的灰塑,好像没有了用武之地。邵成村表明,灰塑工匠收入菲薄,日均薪酬30元,“除掉不断上涨的建材本钱,修正工程的赢利还不如30年前”。并且,灰塑遇上梅雨季节还不能开工,纯属“看天吃饭”的一门手工。  身边的同行、乃至学徒逐个消声匿迹,邵家在珠三角逐渐有“孤家寡人”之感。日复一日重复着前人的劳作,社会上无人问津,手工人也不知道自己从事的作业终究有何价值,独挑大梁的邵成村感到十分困惑,也不止一次想到了转行。  “我入行到现在,从没想过要拿什么证书,也没想过灰塑有一天会被评为非遗。”2008年,灰塑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,2012年邵成村也多了一个身份——灰塑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。而与得到社会认可带来的高兴比较,邵成村更感到责任重大:“不挂这块牌,我的独门功夫彻底可以不说出来;但挂了这块牌,非遗就不能断在我的手里。”  佛山布氏是闻名灰塑世家,一向从事佛山祖庙的补葺作业。祖庙里的灰塑著作,可谓堆集布氏族员几代的汗水。但不幸的是,跟着最终一代传人布威的逝世,布氏灰塑后继无人。它的失传,成了邵成村一个永久的心结。  当邵成村第一次接手祖庙补葺作业时,布师傅现已病重。“其时我很惊奇,祖庙但是布氏宗族世代相传的汗水,为什么不让他的学徒去接手?”甲方却告知他,因为学徒学不到他手工的精华,布威宁可抛弃工程,也不愿意因而影响名誉。  得知工作的本相,邵成村心里无比震动。而更让他慨叹的是:因为学徒们学艺不精,布师傅生前只能一手包办悉数工序。“一个发明几代人光辉的灰塑团队就这样消失了,真的很可惜。”未能拜布威为师,是邵成村一辈子最大的惋惜。但这个惋惜也在不断提示他:非遗传承决不能坚守门户之见。  “非遗是咱们祖先留给子孙的‘祖产’,而不是咱们自己的‘私产’。假如后人做得还不如前人,这门手工就没有出路。”他说。  可幸的是,儿子邵煜山从10年前开端随从父亲学艺,现在已小有所成。邵煜山虽是80后,却已成为学徒眼中的小师傅,而他的弟子根本都是同龄人。邵成村笑着说:“年轻人的心态便是贪玩猎奇。当他们看到,像我这样五大三粗的汉子,也能做出这样精巧的著作,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,就参加进来了。”  现在,邵成村已根本不再亲身授徒,而是甩手给儿子和学徒们去闯他们的国际。不过,父子两人都深知传承不易。“咱们有太多的传统已被忘记,要从头寻觅好不容易。灰塑的未来只能靠学徒们逐渐探索、开展。”邵成村说出自己的心声。  4.愿望 改进原料,让传统灰塑走出国门  成为非遗传人今后,除了完结日常的修理工程之余,邵成村还要再接再励地到各地宣扬灰塑。“全国际不能只要一两个人懂灰塑,这是没有用的。要让全国际都了解灰塑,才会有人喜爱它、从事它、传承它。”他说。  在邵成村眼里,灰塑用的是一种简略而奥秘的建材:它的原资料包含石灰、干稻草、玉扣纸、红糖、糯米粉,都是稀松往常的日用品,而当它们以必定份额分配在一同时,著作可以保存上百年不变形,还能吸潮、防雨、防飓风、防蚁、防虫,彻底习惯岭南的气候条件。“岭南古修建是会‘呼吸’的,这些建材的环保性是现代建材难以比较的。”  邵成村一向企图压服现代人从头接收灰塑选用的这些陈旧的物料。但是,他发现,假如不去自动转换成现代人能了解的科学言语,传统就不或许获取“二次生命”。他告知记者,这些年来,港澳和东南亚一向有人约请他们进行奇迹修正,但他们认可的建材是水泥。  “其实,水泥的缺陷很明显。”邵成村表明,在香港,许多本来归于灰塑的著作运用水泥今后,在阳光暴晒之下,时刻一长就会变形。“但是,对水泥有一套科学的检测规范,但咱们却没有数据阐明灰塑终究好在哪里。”  所以,邵成村近年开端努力于通过现代化的研讨手法,对灰塑的成分及其在不同环境中改变的数据进行试验与检测。与此同时,他还努力改进传统石灰粗糙和松懈等问题,让它们既具有乳胶漆附着力强的特性,又能保存石灰原有的保温、保湿的成效。但是,相关研讨耗资巨大。邵成村希望能凭借国家力气,将科研范畴的前沿成果与民间工艺结合,为灰塑的开展找到新的方向。  或许有不少人会以为,邵成村是特别顽固的一个人:石灰费时吃力,改用水泥至少能减缩一半的工期,越来越多本来从事灰塑的同行都现已改用水泥,而邵成村的团队还在坚持运用传统的办法。  面临立异的主张,邵成村的情绪相同慎重。曾有人主张他将灰塑制作成旅行纪念品、并进行批量化出产。邵成村却说,假如这些著作是用石膏、胶水翻模出产的话,他宁可不赚这样的钱:“没有传统工艺和资料,灰塑的‘发扬光大’会让人误以为灰塑便是流水线上出产出来的工业品,背面真实的文明价值化为乌有。”  “我并不是泥古不化,仅仅我做了30多年灰塑,还没有真实学透。”邵成村解释道。终究,传统灰塑已通过千百年来的各种检测,现代人的改造构思好不好,也只要时刻可以说了算。“所以,咱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使命是为后人建立规范,立异的事要交给下一代去做。”  当然,邵成村还有更多的愿望,比方让灰塑走出国门。作为岭南地道传统艺术的灰塑,能不能推行到全国际?会不会“不服水土”?他很想知道答案。邵成村乐滋滋地说:“如有或许,我想将自己的著作放到西伯利亚去,看看终究能不能熬得住。”